特勒治下的德国柏林奥运会,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奥运会,且为其后的奥运会奠定了基调:作为

人知的是,另有一种未曾实现的“人民奥运会”的尝试:组织赛事的加泰罗尼亚左翼阵线,本打算于柏林奥运会前一周,在巴塞罗那举行“人民奥运会”,但西班牙内战的爆发使得这一尝试无法实现,不然,它本可能是反法西斯的巨大胜利,以及有组织的劳工和有组织的体育的历史性结合。

19世纪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有组织的体育运动都被认为是上层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活动、遵循的是传统且保守的价值观。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美洲和亚洲都开始出现工人建立并为工人服务的体育组织,诸如“社会主义体操联合会”和“工人徒步协会”之类的组织成了工人的天堂,他们可以在一个能够理解其共同艰难处境的社群中开展自己喜爱的体育活动。1920年,德国、英格兰、比利时、法国、奥地利等国无产阶级体育组织的代表汇聚瑞士卢塞恩,创办了“国际体育文化协会”,创立者们宣称,工人体育运动乃是抗击资本主义民族主义和军事主义的重要一环。也正是“国际体育文化协会”,组织了史无前例的“工人奥运会”:与传统奥运会不同,工人奥运会想要求得民族团结而非彼此对立,因此颁奖环节不是升国旗,而是升起象征的红色旗帜。

12个国家的15万人参与,而1931年的第二届工人奥运会则有25万观众;女性被鼓励参与竞赛,而在第一届工人奥运会中,女子100米接力的世界纪录被打破。1936年,柏林奥运会即将举行,同年二月,加泰罗尼亚左翼阵线赢得选举,巴塞罗那随即成为反法西斯奥运会的举办地,组织者宣称,这将是一次民治和民享的人民奥运。当时的资料显示,那届奥运会有望吸引来自17个国家的2万人参与,其中包括来自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的流亡者;参与者中有专门的犹太人代表队;为鼓励女性参与,组委会的传单如此宣称:“如果没有女性的参与,人民奥运就是不完整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1937年7月18日,约300名法国运动员安全抵达,他们感到惊奇,因为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从未离开过所在郊区或城市。他们漫步在兰布拉大道上,去了蒙特惠奇的大型体育馆,那里已经有23个参赛国的代表。“当我们在开幕式的前夕到达巴塞罗那时,无政府主义者联盟的一位领导人以一种有点晦涩的方式提醒我们,第二天将发生非常重要的事情,”篮球运动员雷蒙德·迈耶(Raymond Meyer)回忆道,“实际上,第二天,位于我们旅馆附近的西班牙广场上听到了枪声。然而,加泰罗尼亚广场周围的战斗更加激烈。”

·德洛纳(Auguste Delaune)和代表团团长罗杰·曼森(Roger Mension)尝试组织具有可行性的活动。这些年轻人是田径、跳高或投掷项目的运动员,他们发现了内战的可怕之处。

天。赛事被迫取消,运动员大多踏上返程之路,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包括运动员在内的两百多人选择留下,并加入国际纵队,与西班牙人民并肩战斗。

表明,体育不仅关乎运动,它还与反抗压迫、求得团结有关。在当下体育运动高度商业化(比如足球)的语境中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我们需要铭记,历史地看,唯有工人,才是体育运动真正的灵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