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战犯释放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了十年的时间,战犯们也不知道名单中究竟有没有自己。

在焦急的等待中,广播里响起了播音员的声音,告知所有的战犯都可以得到特赦。消息一出,礼堂里瞬时间炸开了锅。所有的战犯都难以掩盖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有的人都已经在这里被关押了二十年了,听到这些消息,还有人默默留下了眼泪。

后也是大吃一惊,因为在之前从来没有全部特赦的情况。对此,其实早在决定的时候,国家领导人也犹豫过,在向毛主席提交的战犯名单中,特意提到了有13名战犯目前不适合特赦。但是最终毛主席还是坚持全部释放。

究竟为何认为有13名战犯不宜释放?毛主席又是怎么说服他的呢?今天老闫就来带大家了解一下这其中的故事。正题开始之前,新来的朋友别忘了点点关注,既方便回顾往期内容,又不错过之后的精彩内容。

1956年,在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周总理提出,我国目前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巩固国家的政权,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抓紧解决台湾问题,也许可以从被关押的战犯入手,先释放一些,看看台湾方面的态度。

对于周总理的提议,毛主席也表示赞成。并且在之后召开的政协扩大会议上表示,将这些战犯杀死,不利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在此之后,各位领导人也针对如何处理战犯做出了讨论。最终决定为了使得效果最大化,分批次释放战犯。

于是在之后的1959年,建国十周年的时候,毛主席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表示,今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可以趁现在这个机会,对一些改过态度比较好的战犯,进行第一批的释放。于是在之后的9月17日 ,颁布了特赦令。之后这个消息也被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台湾方面知道消息之后也表示十分震惊,为中央领导人的肚量感叹!

特赦令颁布之后,针对战犯的去向问题,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也进行了一番商议。毛主席表示,既然已经决定释放战犯,那么也就表示我们是有决心要和台湾修复好关系的。为了能够使得这些战犯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们自然应该在生活和工作方面给予其关怀,尽量安排工作,老弱病残之人,没有能力工作的,应该出钱赡养。想回台湾的,给够路费。

并在12月4日,宣布了第一批特赦战犯的名单,共计有33名战犯。这些战犯在被释放之后,有的选择回到了台湾,并且回台之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们向媒体如实的讲述了在大陆受到的优待,并且告知了大陆如今的发展情况。

因为这些战犯的发言,也使得台湾人民对于大陆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其中有一些战犯也选择留在了大陆,还有不少人参与了全国政协工作,参政议政,为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贡献自己的力量。

随着战犯的释放,台湾方面针对大陆提出的和平统一的号召也做出了一定的回应,他们表示不再用红色中国等字眼来称呼大陆,愿意将大陆和台湾共同称之为是“”,蒋经国也表示会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台湾态度的转变,也证明了释放战犯这一决策的重要性。

但是到了1966年,随着我国进入到了特殊时期,战犯释放工作也就暂停了。等到国内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毛主席才又将这件事情提了出来,说道:“我记得还有一批战犯,已经被关了二十多年了,还关着干什么,都放了吧。”于是,在毛主席的指示下,战犯的释放工作又重新展开实施。

对于这件事情,相关部门很是谨慎,由时任公安部长的带领,对于特赦的战犯进行了缜密详尽的调查,并且最终确定了释放战犯的人数、名字、身份等等。都是根据在改造期间战犯的表现,是否符合战犯的特赦条件来严格进行的,然后拟定了《关于第七批特赦问题的报告》。文件需要先经过周总理的审批。

报告中表示,在押的战犯一共是293名,其中战犯是290名,包括著名的黄维和文强。但是在这之中,有13名战犯是不符合特设条件的,因为认错态度不好或者是对改造比较抵触。对此,的意见是应该不予释放,继续关押。这13名中有很多其实都是生面孔,并没有那么出名,但是在关押之前,却是给我军都带来过不小的损失。

其中有一名叫做周养浩,曾经在中是臭名昭著的军统三剑客之一,参与杀害了杨虎城将军。并且在向着西南撤退的时候,在重庆、成都和昆明等地方大开杀戒,导致大量的军民受到了迫害。周养浩不仅对我党,对人民也都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在被关押之后,态度仍然十分恶劣。

周总理看到文件之后,将叫了过来,询问了这十三名战犯的情况以及不能释放的原因。对此,解释道:“这十三名战犯都是原的高级将领,在改造期间态度不好,经常不服从命令,拒绝劳动,甚至还有的人对我们的管理人员大打出手。”周总理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表示:“你说得对,这些人行为恶劣,的确是不好办。你的报告我审批通过了,但是这件事情不急,还得等主席看下。”

于是在1975年2月份,周总理将这份文件拿给了毛主席,毛主席看完之后做了批示。表示:释放战犯的时候,要给大家开欢送会,多弄点鱼、肉。每人还要发上100元作为了零用钱。不愿意接受改造的,也放了算了,强迫人家改造显得我们气量小。有能力工作的就安排工作,有病的治病,享受和我们干部一样的待遇。人家都已经放下武器二十多年了。

很快,就收到了毛主席的批示内容,内心不免为毛主席的肚量心生感动,激动万分,对身边的秘书说道:“毛主席不愧是毛主席,比我看的长远多了,毛主席说得对,我们连13个人都不放,显得我们太小气了。”

随后,在中南海立刻召开了大会,会议上,表示,主席对我们的文件已经做了批示,主席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有大国风范,将名单上的十三个人放了。对此,其他领导也都纷纷表示了赞同。

为了尽快使得特赦战犯的事情得到落实,更是亲自查阅资料,核实了所有战犯的资料和信息。在那段时间,经常是忙到半夜,才抽空睡上一会。当秘书提醒要注意休息的时候,说道:“这是释放的最后一批战犯,我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不能让主席操心。尤其是核对工作得要仔细,不能漏掉任何一个战犯。”

在这段时间,见到时任军政委的施义之的时候,还笑着开玩笑说:“义之,战犯名单是不是齐全了?你得再好好摸摸你的口袋,看有没有漏的啊!”施义之也是很配合地摸摸自己的口袋,笑着说道:“你看,我的口袋可是光了,一个没剩。”施义之说完,两个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之后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关于此事做了最后一次发言,并且强调严格执行毛主席的批示。日后,还将这些释放的战犯特意聚在了一起,请他们在北京前门饭店吃饭,、等领导人也都出席了此次宴会,可以说是场面声势搞得很大。

宴会期间,也是针对之后的安排再一次表示,这些人可以选择留在大陆,也可以选择回台湾。无论是在哪里,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

并且慷慨激昂地表示了对国家的美好愿景。的一席话,使得在场的不少人都热泪盈眶。宴会中,黄维和文强也发表了讲话,称过去有着反社会、反人民的做法,罪大恶极,但是最终毛主席还是选择释放了我们,不仅如此,还对我们进行妥善安置,这是只有在毛主席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才可能出现的事情。毛主席事后得知这一席话,心里也是感到万分欣慰。

宴会之后,带领大家来到了北京前门饭店的前门,在这里已经提前有很多战犯的亲友在等待了,场面一度十分热闹。

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人是应该继续被改造的,但是毛主席却说:“都放了算了。”这一决策在国内外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虽然毛主席的态度看上去不以为然,但其实都是毛主席思考之后决定的。在当时,决定释放全部战犯之后,相关部门的工作强度一下子小了,本身纷繁复杂的工作瞬间变得简单了起来,所有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另外对于来说,这无疑也是影响巨大的,让向来喜欢猜忌别人的蒋介石一时间摸不清的具体用意,国外的好事之徒更是如此。毛主席究竟是什么用意?为此,根据后来回忆称,毛主席对于这些战犯是非常熟悉的,事先毛主席拟定了一份关于战犯的名单,当问道哪一个人关在哪个监狱,当下情况如何的时候,毛主席都是对答如流。由此可见,对于战犯全部特赦,毛主席是费尽了一番心思后才决定的。

一方面,这个时候的毛主席年事已高,想要在有生之年看到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全部特赦战犯也是为了能够促进两岸之间的关系。在这些战犯中,很多人都曾经是内部的高级将领,这对来说是示好,对台湾人民来说也是一件大善事,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有利于修复和台湾之间的关系的。

其次,在之前释放的战犯中,有人污蔑称我国对于战犯实行了“地狱”政策,这也给我国带来了不好的国际影响。现在我们就用实际行动,让大家看到中国大陆对于战犯的宽容。而且继续关押这些战犯,对大陆来说也是一种负担,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管理这些战犯。

最后,在毛主席下达的指示中,有两点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来去自由”和“给足路费”。在释放的战犯中,有10名是想要去到台湾的,但是在去到香港,进入台湾的时候却遭到了蒋介石的反对。蒋介石认为这些战犯在大陆被关押多年,如今被释放回台,肯定是有预谋或者是已经被收买了的。

最终,在这之中的张铁石,曾经担任过国军第68军政工处的处长,因为对的失望,心灰意冷选择了自杀。其余的九位也都终于认清了的真实面目,有的人留在了香港,有的人去到了国外。

而在这中间,大陆对于战犯的宽容对待,以及对于这些人们的猜忌、怀疑和阻拦,这态度的鲜明对比,使得人民和国际社会都对这两者有了明显的高低判断。不得不说,毛主席的这一招,可谓是深谋远虑,实属高见。

本期就到这里了,欢迎各位留言讨论,喜欢的朋友也可以点点关注,感谢您的观看,咱们下期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